深窗清影,守流年

向下

深窗清影,守流年

帖子  Admin 于 周三 三月 24, 2010 9:00 pm

冬的天,到底清冷,一天甚似一天。昏沉和习惯中,一天一天。心若是倦了,一杯咖啡,一本好书,寻找墨香里的缱倦。

  独坐,梳理着零乱的思绪。思绪空虚的,无地藏身。所有斑斓的过往都让我此时在独坐中来缝合吧。

  叹,时光流淌的如此不留情,转眼一年的光景又到岁末,冷空气侵袭,树叶的飘零,花儿的凋谢,草木的枯萎,枝蔓的颓败。

  夜凉,如水,蝶儿静静的翩跹。指尖如水的文字,数着流年,忧愁的双眸,刺痛柔弱的心儿,听蝶乱语。

  一个人躲在自己的城,伴着,静静流失的岁月,静静的空虚,静静的看容颜在流光飞舞里慢慢凋零,无助是如此强烈而浓重。

  有很长很长的时间,我都在用心的把一些你我相熟的字编织着一个又一个相近却又遥远的梦,因有这样的梦而让平淡的日子显得润朗,即便有时略微疼痛亦有着丰盈的模样。  
  
  想想,这该是多少个日日夜夜,这样的日子已经长至让我渐渐淡忘了未曾书写时的模样,也逐渐忘记了我们未曾相遇前的孤单。

  时常的,像那天样,踩着阳光的山路,想循着光阴的脚步去追寻那些我们不曾共有的时光,想想哪些是要深刻记着,哪些是要淡漠而过。

  可是,这些细碎的光阴任由我如何握紧拳头也拢不聚,它们像流沙般从我的指尖流逝,永远的不复返。

  而眼前往复闪动着的,是我们那些共有而不平的纹路,时常,从某一点窜入,便能一一去温习其中的某一个过场。 

  那时,总会有阳光温煦,而我,很容易便被这丝丝缕缕的光照着,忘记曾有过的寒冷与委屈。 
  
  永远有多远,我们是否能一一数着去。望向你,低下头又问问自己,我们能否走向永远,直至生命的尽头?

  低头的瞬间,眼底有浅浅的水模糊视线。远山在沉默,风吹去的泪的叹息,树叶在风里哗然而起,仿若是对远山沉默的呼唤,而无言的泪水却涟涟漪漪。  

  永远究竟有多远,我们能否一一去数,在某个岔口,某条支流,我们会不会从此失散,失散在茫茫人海里,寻不到回应?

  想问问你,想问问自己,只是没能有勇气。如若别离终有时,那么会在何时?如若重逢总有时,那么又会在何时?

  不能再说,再说,也不过是错。时光,在冬日的残喘中,缓缓步入黑的殿堂。然后轻轻的拍拍消瘦的肩膀,对号入座。

  让自己独自去品尝心里的那份迷茫,仔细盘点着生活的罚单。光阴荏苒,眼底的泪,还是落下了,润湿了独自的城,浸染了城里的故事。

  一处落寞,一枕泪。何处寻安抚的臂膀?梦断思憔悴。几番起,言无味。一丝寂寞,些许孤独,几点迷茫。

  夜沉,如梦,蝶儿轻轻的呢喃。十指紧扣间,承载了幽幽的苦梦,我们前世的缘分,注定是无望的守候,唯有听暗夜低诉,世间美丽的传说。

  梦里花飞花落,散落了幽幽的惆怅,宿命早已成定局,一颦一笑间,早已看不清人间天堂。唯愿今生的你永远快乐,笑声朗朗,目光暖暖。

Admin
Admin

帖子数 : 204
积分 : 3762
注册日期 : 09-12-08

查阅用户资料 http://shenghuo.868cn.net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