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想做一个静默的旁观者

向下

我只想做一个静默的旁观者

帖子  Admin 于 周三 三月 24, 2010 8:55 pm

假如时光倒流。我想再次看见你微笑的脸。
我活在记忆里。我要去回忆的深处寻找时光机。
等找到时光机。你是不是会选择站在我这一边。

寒冷。分割了所有关于记忆的层面。
时间带你越走越远。而我一直留在原地措手不及。

日夜颠倒。漫长的黑夜和混乱的梦魇充斥了生活。
仿佛一夜,忽然的就进入了冬天。
这里开始变冷。不知道你那里依旧有蔚蓝的天。

我开始写一个故事。关于流离和不安。

开始有很多人无法理解的奇怪念想。很久了,始终不能改变。比如深夜十点开始爬山。凌晨四点站在泰山顶上为了一场不能遇见的想念。在冬天的花草开始枯萎的时候,我去一个叫红叶谷的地方。为了那些凋零的纪念。我还去过一个可以看见大海的游乐场。从100米的高空坠落的时候只记得头发在风中张牙舞爪的飞扬,远处的海潮一浪接着一浪。

然后我回到我应该待着的地方,开始我安安静静的生活。没有人知道我。没有人。

当我安静的走在路上的时候,我又开始想你。
想起你离开的那天。她带着你坐进车里。
那辆车带着你,卷着尘土从我眼前消失。
已经过去的旧事,又如此清晰的回到我的记忆里。

原来时间。根本不能改变什么。也。不能带走什么。

生活到底该是安稳的,还是动荡的。
时间到底该是缓慢的,还是迅疾的。
一生相信的执着,一秒就崩落。
亲爱。你有没有试过这样的感觉。

绝望如同向上的梦想。影子覆盖着影子。把一切都搁浅起来。

我安静的站在落地窗前看一个布娃娃的的微笑。
她在想什么呢。

她看见一群尸体,又一群尸体从橱窗前面走过。他们都是死人。而我呢。我是死了还是活着。

我每天都从这里走过。布娃娃的笑脸一直没有改变过。
我看见一群陌生人从我面前走过。麻木的表情。我想,为什么他们不肯给别人一个笑脸。像布娃娃一样,天真,干净的脸。而宁愿变成一群目无表情的尸体。

有老人为我看相。只说,离心与同居,忧伤以终老。
我握着手心那道短暂的生命线,不抱怨,不争辩。
老人说,掌纹会在30岁以前改变。
抽烟过后,开始剧烈的咳嗽。
30岁。也许离我还很远。
我的掌心的纹路不够光滑,所以我在流年里这样一次又一次的失去你。

而你的周边,满是荒芜。

洗尽铅华,谁愿意安静的听我讲述呢。
所有的所有都是,除非经历过。
否则。怎么看都是无病呻吟。

沧海中有多少残破的鱼沫,人世间就有多少败灭的誓言。亲爱的,是这样吗。
我没有看见过永垂不朽。我想到我死,都不会看见所谓天长地久。

能永恒的是徘徊在地狱大门外,没接引收留的孤魂野鬼。他们的肉身早已腐烂,灵魂却没有归宿,只能在无人的夜晚游荡在墓地,唱些哀伤的歌。

我死后,也会是这样吗。

我开始一遍遍重复的做那样一个梦。
所有的时光退回到那个冬天。
我们少不更事。
我们肆意的奔跑在那个北方的小镇。
时过境迁以后我依旧深深的记得她所说过的话。

她说。我梦见你了。你用匕首刺伤我。还问我你的到是不是够锋利。

多年以后。她终于将那把匕首刺进我的身体。然后要我疼着说谢谢。

我在漫天的红色里微笑着对她说,对不起。
我拿幸福做赌注。于是输掉了一生。

有一年。我们在公交车上遇见。
世界很大。大到我看不见哪张是自己的脸。
世界很小。小到我们会在陌生的城市擦肩。

其实,我不怪你了。真的。只是害怕被你杀掉第二次。
一直不愿对过去释怀,是不想让心变的纯净,然后再次从完好无损开始破碎。
我已经没有力气了,终究抵不上曾经的决绝。即使被所有人欺骗,也依旧可以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离开。一个人奔赴绝望。一个人仰面朝天,一个人泪流满面。
生活,并没有给予我回头的机会。时光也不会倒流回那个寒冷的冬天。我的脸上不会再有天真的微笑。而你刺我的那刀。伤口留在心底。成为不可碰触的疼痛。

我爱上一处幻觉,某时莲花盛开的刹那,凋败时亦不觉的悔恨。

亲爱的。今晚我抽了烟。不多。就一根。
亲爱的。今晚我喝了酒。不多。就一杯。
亲爱的。今晚我丢了心。不多。就一颗。
亲爱的。我戒了爱。戒了恨。却戒不了你。
我的左眼看成爱,右眼却看成了恨。

亲爱的。你说。
如果圣洁的信仰,陷入了泥潭,用什么样的清水,才能冲洗干净呢。
而我。是不是。为此。永生沦陷。

亲爱的。你说。
每个人。每个人的生命最后都会是一样的吗。
各自孤独,无法靠近。然后在某个不经意间盛大的开放。
之后走向死亡般的凋落,混为泥土。
亲爱的,我并不是迷了路,只是暂时走错了方向。

在这场荒芜的青春里,我只想做一个静默的旁观者。

Admin
Admin

帖子数 : 204
积分 : 3762
注册日期 : 09-12-08

查阅用户资料 http://shenghuo.868cn.net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