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样安静地坐在时光里

向下

就这样安静地坐在时光里

帖子  Admin 于 周三 三月 24, 2010 8:51 pm

安静地,坐在时光里,倾听,一场久远的梦。

  轻浅的光影,依旧在淡蓝的天空中,以安然的模样,晕开一抹又一抹温暖的颜色,直至,将整个天空填满明媚。仿佛一抬眼,就将跌入这一片温柔的陷阱中,沉溺在行行落落的明媚日光里,任心上的灰暗被明亮的光影,照耀得再也无处躲藏,像是夏日的冰淇淋,在温暖的阳光里,渐渐无力的融化。

  大朵大朵的浮云,肆意的游走在天边,留下一串串绵长的白色脚印,然后,不紧不慢的继续飘远,步调如此的悠闲而淡定。抬起头,长时间的仰望纯净的天空,这样的姿态,就如同糖果店里的孩童,始终期许着高高的货架上,渴望的甜蜜,其间,有着小小的贪心与期待,以及,隐隐的不安与伤感。

  很想,将此时的恬淡,镌刻在每一寸的时光里,深深铭记。那么,往后的时日,纵使天空织满阴霾,无时无刻不再重放的记忆里,仍可见,一片晴好。

  纯白的云,轻轻扯开思绪的一角。于是,又开始,跌入幻觉的漩涡,细细地描画着,一段不住顾盼的梦。若是,真的会有个来世,当我走过奈何桥,饮尽孟婆汤,当命运的轮转动,将我再次置于世间的纷繁里,总会在暗自揣测,下一世的自己,又会是怎样的一番模样,又会在何处继续着今生未完的故事,未了的心愿,未尽的梦。

  
如果可以,请将我,带往这烟雨朦朦的江南,生在某个与世隔绝的安详小镇,无波无澜,终了一生。

  印象中的小镇,没有繁华的景致,没有喧闹的人烟,只在千年的岁月里,静静地承载着,江南的温婉与山水的秀气,延续着千年未曾改变的安详与静谧。

  行走在其间,仿佛是白纸上闲闲几笔,描摹出的一番景象,随处可见,小桥流水,红瓦白墙,青柳碧草。一座古旧的石桥,几条纵横的小巷,满眼干净的画面里,湛蓝的天,纯白的云,以及一帘缠绵的细雨,淡淡地勾勒出,江南的水,江南的天,江南的秀婉与雅致。

  门前,几棵繁茂的槐树,枝叶投下一片遮阳的林荫。墙内开极的桃花,枝丫探出墙外,兀自绚烂着行人的眼。涓涓的流水,横穿小镇,年年月月的日子里,一直不停歇地缓缓流淌着,流经几处繁华,望尽世间苍凉,最终,疲倦地归于小镇的安然。

流水之上,一座石砌的古朴小桥,横跨河的两岸。桥上,往往是邂逅爱情的地方,总是会在走过桥上时,不经意地擦身与回眸,于是,在彼此的记忆里,写下了一段段动情的桥段。河边,经常会有镇上的女孩,穿着样式简单,色彩素雅的衣裙,干净的面容,散散挽着长发,一起结伴浣纱洗衣。时不时,用好听的吴侬软语,彼此低声细语,或者,心照不宣的笑起,清脆的笑声,传到河对岸很远的巷子,依旧清晰可闻。

  想,在细雨霏霏的日子里,撑起一把油纸伞,安静的走过每一条狭长的巷子,踏过每一寸青旧的石板,听着轻缓的步子,在深幽的小巷里,反复的回声。指间划过粗糙的墙壁,细细的聆听,斑驳的旧墙,诉说的一段段陈年往事。或者,在云雾初开的日子里,流连于轻轻浅浅的水边,看澄澈的流水中,倒映出的,纯净的天空,棉花样的浮云,纤细的柳枝与绽放的繁花,以及款款行过的江南女子。站得乏了,便挑个就近的茶馆,坐下细细品味,小巧的杯中,溢出的芳香与清苦。

  选择靠近巷尾的地方,租下街边的铺子,开一家书店。不大的店面,一排排架子,放上喜爱的书籍,每日都细心的整理好。几处角角落落,摆上几株喜欢的花,也无须刻意侍弄,江南的湿润气候,自会酝开花期。若是屋子里的人多了几个,或许就会稍显拥挤,却也在细小的间隙,掩着无以言说的恬淡与温暖。进到店里挑书的人,往往会停留许久,只为,静静体味此刻的安静,以及始终萦绕的淡淡墨香。

  遇上晴好的时日,索性就将木椅搬出,仿佛是安详的老人般,坐于街角恬暖的日光里。闭上眼,听对面的音像店,传来的阵阵舒缓音韵,任光影抚过身上每处,带来轻柔的暖意。若遇上阴雨的天气,就在窗下久久的停留,静静地听,屋檐下滴落的雨滴,一声声,细弱的回音。或者,亲手磨一杯咖啡,站在窗边,随手调开音频,任那端好听的女声,诉说一段又一段无关时光的心事,独自握着温热的杯子,慢慢饮尽,此刻湿漉的心情。

  想来,住在小城里,一定将不会再望着华灯初上的夜色里,暧昧的迷离,整夜整夜的失眠。小镇的夜,永远不会有缭乱的霓灯与叫嚣的人群,有的只是反复着圆缺的月,和缀在夜幕上点点的星辰。每天,人们都是早早睡去,孩童们听着星星讲述的故事,沉在甜香的梦境里,嘴角牵着丝丝的浅笑。

  清晨里,会被漫过窗格,悄悄俯下身来的阳光轻柔地吻醒。穿着纯棉的布裙,拉开窗帘,任阳光洒满整个屋内。推开朝南的窗子,倾听窗边的树上,叶片间藏匿的鸟巢里,声声晨起的清脆叫声与喃喃的稚弱声音。圆木桌子,摆上一顿精致的早点,和一杯温热的牛奶。

  或许,也将邂逅一个男子。可能是在某个午后,进到书店里,干净的衬衫,清朗的眉眼,以及褐色的瞳孔,用温柔的声音,询问着,某个与书有关的问题。也可能是在某条小巷,忽降的大雨,在同一个屋檐下躲雨,一样是干净的衬衫,清朗的眉眼,以及褐色的瞳孔,对着我,温柔的一笑,好看的嘴角划出温暖的模样,不经意地牵动心上的某处柔软部分。

  只是,不论何样的邂逅,这样的一个男子,总将在记忆里,留下一段或深刻或浅显的记忆,而后,渐渐消失在时光里。

  而时日,依旧波澜不起,仍将继续着往日的平静与安然。就如同小城,久远的时光里,一直沉睡在安详的梦中,从不曾在意过,谁去了,谁又留下。一切都只如初见,一切都那样天真无暇,完美无缺。不解风月,不懂忧伤,不诉离情,不要朝朝暮暮,不要如影随形,也不会刻骨铭心,只是彼此都会记得,在最美好的年华里,将谁遇上。

  如果可以,我愿在这样静好的时光里,任山川安然,年华静走,然后,慢慢老去。静静,听见花开的声音,听见。幸福的声音。

Admin
Admin

帖子数 : 204
积分 : 3762
注册日期 : 09-12-08

查阅用户资料 http://shenghuo.868cn.net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