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声响起时又是一年平安夜

向下

钟声响起时又是一年平安夜

帖子  Admin 于 周三 三月 24, 2010 8:50 pm

时光漫过。流离失所的你我,终于两忘烟水里。谁可记取,彼时欢颜。
再忆往事,送给2008年圣诞节。

肖昂突然回转身,手指快速轻捷地从我冰冻的脸颊上滑过:“圣诞快乐!” 在这时光交替的一瞬间,我清楚地发现自己是真真地爱上了这个仅有三面之缘的男孩。

  我发现爱情可以突然来临时,空气中已到处弥漫着圣诞节的气息。
  
那个平安夜的晚上,当午夜的最后一响钟声也要消散在寂寥的空气中时,我遁着逃逝的余音尾随而去,映在我眼底的仍是夜深时那种黑蓝黑蓝的颜色,大路两旁连绵着弯如秀眉的一带山石,瘦瘦的月亮清冷地隐在云雾之间,而肖昂就这样摇摇摆摆地晃入我的眼帘,铭刻了我一生的回忆。
  
我爱上肖昂,爱上这个只见过三次面的男孩,便是在时光交替的一条空旷的边城马路上,我不记得自己是怎样走完那条长长的仿佛没有尽头的路程,但是蓦然间看到肖昂拉长在夜色中的影子,泛滥不尽的念头便像香槟酒的泡沫一样冒个不停:如果能够永远这样跟着肖昂,我愿意一辈子陪他走下去。我机械而麻木地跟着走,走着走着便想爱一个人怎么竟如此容易,一行人中,没有人知道我的心思,连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我居然爱上了一个仅仅见过三次面的人。
  
第一次见到肖昂是在一个秋雨初雯的午后,工大的树叶丛中到处闪耀着一片璀璨。肖昂就倚在那样光华夺目的树下眯着眼看太阳,鼻梁上架着一副厚重老实的黑框眼镜他是我同学的同学。在我和同学热烈的谈话声中,他一言不发地踢着水滴,挺直腰板,眼也不眨地踏着正步往前走,根本无视前面或大或小的水洼。有一次我差点以为他就要撞上电线杆了,他偏偏又撞不上,为了不冷落他,我挖空心思找他感兴趣的话题聊,而他只对电脑和萨克斯这两种最时尚的话题感兴趣,取了眼镜的肖昂两眼亮若星辰,在谈到他的嗜好时,全身都散发出不甘平庸、壮志不得酬的抱负与渴望。并不太喜欢他,像极了武侠小说中“高处不胜寒”的落寞剑客,冷酷如西门吹雪。
  
第二次再见到他时,是圣诞节的前昔。肖昂缩着脖子踡在餐厅的椅子上,戾气全消。同学说他感冒了,很严重的那种。吃火锅时突然停电,抱怨声中,肖昂却一下子活了过来,大声招呼着老板弄几支蜡烛、几只盛满水的透明杯子、一柄小刀,他用小刀细细地雕刻蜡烛,然后将刻成睡莲状的蜡烛浮在杯中,我茫然地盯着肖昂看,星星点点好似渔火般的烛光中,他抿紧的嘴角显得温柔而纯净。
  
饭后,我们放心地跟着身为星城人的肖昂穿大巷,走小路去感受圣诞节的气氛,好容易找到了教堂却被毫不留情地挡在了门外,天主开出了每位八十元的价格拒绝了铁门外这群慕名而来的莘莘学子,更糟糕的是我们居然忘了来时的路,令我尤其懊恼的是肖昂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使劲扯住同学的外套,并俯在他耳边说话。我为他的这种不礼貌感到不快。
  
同学过来询问,不如先坐车到我们都熟悉的火车站,然后再回校。肖昂的确很聪明,可无法消减他在我心目中的自大。同学在我耳边轻轻告诉我:肖昂感冒很严重,为了不咳嗽,差点把他的新外套给扯破他说在女孩子面前咳嗽出声是不礼貌的行为。那一刻,我清晰地感觉到心底最柔软的部份被轻轻触动,我一直渴望有这种古典绅士气质的男孩的存在。
  十二月的夜风已经很冷,在我们等车的路口,肖昂很不情愿地戴上了我的小红帽,他撇着嘴的样子乖张而又任性,让我觉得他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傲慢与无礼。
  
睁开眼第三次看到肖昂时是在午夜时分摇摇晃晃的公车上。他歪在椅子上睡着了,微皱着眉,睡梦里不自主地咳嗽着。车厢里悠远哀伤的情歌肆无忌惮地飘荡在头顶,昏昏沉沉的灯光下,肖昂的脸庞苍白而遥远。蓦然间,一股无法遏止的疼痛毒蛇般袭向我,匆忙间望向窗外才发现过站好远了。只有走路回去了,而我在经历大半夜疲倦的侵袭之后,却是精神抖擞。肖昂在浓浓的夜色中领头而行, 衣服后面的小绳子跟着他的节奏跳跃甩动,我穿着新买的鞋傻傻地跟着他的节奏快速行走,忘了新鞋夹脚的痛。午夜的钟声便是在此刻敲响,每一响都似敲在我的心上,肖昂突然回转身,手指快速轻捷地从我冰冻的脸颊上滑过:“圣诞快乐!” 在这时光交替的一瞬间,我清楚地发现自己是真真地爱上了这个仅有三面之缘的男孩。我愣愣地捂住面颊,余温尚存,肖昂正在和同学快乐地嘻笑着欢呼圣诞的到来。
  
而我锥心刻骨不知缘何而来的心痛则是因了这短暂的相聚,我知道钟声停歇后,我还是我,肖昂还是肖昂。我单薄的爱情就像是他稍纵即逝的指尖上的余温一样不会停留。我和肖昂的爱情是绝不会有结果的,他是不甘平庸、等待时机展翅高飞的大鹏鸟,而我注定要回到生我养我的那片湘西南的红土地上。圣诞钟声的尾音像飘忽的影子般夜游在深夜凌晨淡溥的空气中,肖昂依旧领路而行,偶尔会笑笑地回头望一眼傻傻跟在他身后的我,我把自己缩在大大的棉袄里,头一次感觉到爱情的无望,我想都没想过争取便主动放弃了与肖昂的故事,所谓的爱情并不能拉近我与他之间的宽大鸿沟,他出身名门、家势显赫、俊逸洒脱又孤高不凡。财专与师大之间的距离因了我无望的爱情变得近起来,我磨蹭着走过师大小路上一棵一棵无言无语的树,想着树与树之间的距离其实并不遥远却终其一生不能相伴。肖昂的背影在稀薄星光照射下站立成树,不期然我便一头撞在了他的身上,抬起眸子看着他,肖昂对我说:“圣诞快乐,明年开学的时候我请你吃麦当劳。”我怔在当地,没来得及弄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肖昂已经向我摆了摆手,消失在夜幕里。我灵魂离体似的敲开宿舍,爬上床瞪着眼睛看天花板,那种魂不守舍的感觉直到若干年后的今天才被我找到答案。在等待放假开学的日子里我一直都在被莫名地痛追赶着,以至于有段时间我甚至伸伸手就能捕捉到缠绕在我身上的痛,肖昂的承诺对我来说既是翦熬。开学很快到了,肖昂却再也不曾在我的视线中出现过,好长一段时间以后,同学跑来看我,抓住一个苹果咬道:“肖昂寒假和人飙车,毁容了,说再也不来了。”然后又咬了一口,说:“他真背,伤在脸上,还嘱咐我千万别告诉你,奇怪啦,关你什么事来着。”我下意识地捂住了脸颊,又想起去年圣诞节时肖昂指尖划过我脸颊的那一瞬间,此刻火辣辣的疼。同学走的时候,我将特意为肖昂洗的苹果塞在同学手上,木然地说:“带回去给你们宿舍的人吃吧。”送走同学,我出乎意料地松了口气,长久压在心里的痛有了着落我和肖昂真的没有缘。

从那天以后,每次出入学校经过那条圣诞节与肖昂走过的马路时,我总是会忍不住对着那排小树发呆,在我的眼里,他们每一棵都站立成肖昂的模样。只有我自己知道,肖昂在我的心里有多么重要,即便他毁了容,却仍是我心底不可触摸地神祗,初听他毁容那一刹那地窃喜并没能为我带来多大的勇气,我对他的爱情仍只是午夜时分那一段似断未断的圣诞钟声,过不得夜的。但是,没有人比我更明白,我今生已爱过……

地上湿湿的
伸手能感觉到有雨滴在手上
坐到车上听着音乐没有睡意
用手擦去了车窗上的雾气
慵懒地看着窗外
如果没有记错
这应该是今年冬季的第一场雨
本该是场大雪
肯定有人会失望的

天空阴沉沉的还未亮
看着窗户上的雨水
慢慢汇在一起
慢慢滑落
感觉真像是一种完美的诠释

又是一个十二月
又是一年的尾巴
又是一个庆幸痛苦离去
许下希望的时候
又是一个平安夜

Admin
Admin

帖子数 : 204
积分 : 3736
注册日期 : 09-12-08

查阅用户资料 http://shenghuo.868cn.net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